无畏风霜看赤壁

2020-2-9 16:37     作者:管苏清   选稿:黄雪婷

  2020年2月8日,庚子元宵节。上海外滩霓虹灯最亮眼的是:"武汉加油"!抗击"新冠肺炎",宅在家中看城隍庙"云灯会",虽有眼福,却还是想着武汉、念着湖北,多少人正在战斗啊!

  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惊涛拍岸的赤壁,那是黄州(湖北黄冈境内)名胜。这虽不是三国大破曹军的古战场,但却诞生了文学史上的名篇《前赤壁赋》、《后赤壁赋》,以及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,成就了一代文豪苏东坡。

  元丰三年(1080年)大年初一,汴京城张灯结彩,鞭炮喧闹,人声鼎沸,家家户户沉浸在过年的快乐中。有人与苏轼过不去,使其在御史台差役押解下,无奈踏上了远方之路,被贬官的第一站——黄州。虽还有官名:黄州团练副使,却无薪水,不许越城池一步。开始苏轼和儿子苏迈寄居在定慧院,父子两人每天蹭吃斋饭。后来,一家二十多口团聚,实在不能再蹭饭,一家人挤进废弃的驿站临皋亭。家中银两稀缺,反复盘算,他和夫人决定:每月在屋梁上挂30串钱。每日晨,用叉子挑一串钱下来,当作一天费用,然后藏起叉子,免得冲动,多花几文。

  物质的贫困不足以击垮苏轼,使得苏轼几近崩溃的,来自精神上的巨大压力。他也唯恐手痒执笔再闯祸,基本不再写诗文。寂寞深处,唯一能和自己心灵相通的,就只有这大自然中的日月星辰、一草一木、一花一鸟,还有脚下的土地。苏轼决定,从今后就做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,当个"陶渊明第二",荷锄刨食,自给自足。

  可哪去寻找活命的土地?友人雪中送炭,帮着他找知州,申请了一块废弃的营地,满地砾石,约有50亩。幸好邻人热心,加上家里人多,数月奋战,开荒成功。从此后,苏轼脱掉长衫,换上短衣,戴上草帽,和农民打成一片,俨然已成地道的农民了。既然在东面的坡地上做农活,干脆给自己取个号,就叫“东坡”。黄州的猪肉很便宜,反复琢磨,他研制出了闻名天下的“东坡肉”。

  上无片瓦,他在坡地的对面还盖了几间房子,落成之日,大雪纷飞,顺口取名:雪堂。他在雪堂里招待朋友:谈笑有鸿儒,往来多白丁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人生遭遇苦难,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云淡风轻、一笑了之的。东坡虽然没有什么实权,但他在黄州救人多。黄州爆发瘟疫,好友巢谷给了东坡一张祖传秘方,告诉他可解瘟疫之毒,但告诫他万万不可外传。东坡失信了,他用这张秘方挽救了黄州以及附近百姓的命。后来东坡专门写了一篇《圣散子叙》,表达了对巢谷的歉意,巢谷因此也流芳百世。

  他埋头做学问,苦练书法和绘画,中国古代三大行书之一的《寒食帖》就在此时完成。他本就是一个对大自然特别热爱的人,原来公务缠身,尚且抽空尽情游览山川名胜,现在有大把时间,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游览的机会。人说"三国周郎赤壁",这个地方故事多,他不止一次来这里,那江月,那惊涛,那羽扇,那樯橹……激发出的文字多么鲜活而雄壮,光耀中国。

  回想往日"魔都,每当走在熙来攘往的人流中,一种莫名的感动总在心头攒动。每个人行色匆匆,每个人都在努力,每个人都竭力找寻一条明朗通透之路,纵然披星戴月,纵然风霜满身,就在于祈求内心充实与绚烂,活出一种精神,活出一种状态。

  庚子年伊始,"武汉、上海、中国"这六个汉字,席卷全球。我爱热干面、"白云边",也爱小笼包、"石库门",我爱流光溢彩的上海外滩,也爱樱花漫天的武大校园。爱,打心底里涌动,从未如此认真和凝重。衷心感谢无畏逆行的医疗队员,你们就是决战时的敢死队!

  庚子元宵夜,全国为武汉亮灯,人民为中国加油!祈愿山河无恙,人间永远四月天!

ag环亚只为非同凡响